2.5亿公里太远,自动驾驶“只争朝夕”

“自动驾驶,到底什么时候需要到来?”

这个问题自提出以来,就已经有不少人企图问。有人认为至少需要展开2.5亿公里的自动驾驶测试,搜集到足够的数据才可以真的将其推向市场;也有人指出,在近5年内,行业的整体技术水平将足以符合真正的自动驾驶技术上市。

“我们行业整体都在努力将自动驾驶在2025年前落地”,对于这个问题,罗德与施瓦茨全球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罗杉有自己的时间表。罗德与施瓦茨最近发布的新产品似乎给了这个时间表一个明晰的底气。

01

抢先布局,未雨绸缪

罗德与施瓦茨成立于1933年,是一总部位于德国慕尼黑的技术公司,在电子测试测量领域,罗德与施瓦茨提供从研发、证书到生产的毫米波雷达、联网、电磁兼容、载有以太网和载控制单元的测试方案。

在自动驾驶领域,罗德与施瓦茨未雨绸缪,甚至在自动驾驶还未上市时就预先布局了它们的测试产品。2021年8月5日,罗德与施瓦茨在北京举行4D雷达目标模拟器发布会,公布了可以模拟各种驾驶员场景、测试高级驾驶辅助系统雷达和自动驾驶雷达的RTS测试系统。

而他们在中国市场频频的动作似乎也印证了他们守住先机的战略思想。中国已是普遍认为的全球最大的智能市场,罗杉表示,中国在技术标准层面和研发应用于层面,都在引领全球智能网联的发展,中国市场变得越来越重要了。

“在电动智能化浪潮里,中国企业们正在换道超,在某些技术领域引导着全球的发展”,罗杉对本刊记者提及,中国领先的企在智能驾驶技术上基本跟国际同步,也取得可观的市场份额。尤其是在5G网络和路协同的发展上,中国整体回头在世界前茅,中国主导的C-V2X从技术和设备标准,到行业应用于类标准,都获得了大力进展,应用于样板已经打开,商用化落地也在积极探索中。

02

自动驾驶“只争朝夕”

“罗德与施瓦茨的新型4D雷达目标模拟器将无人驾驶的测试服务提高到一个新的高度。该系统能够仿真各种驾驶场景,可通过空口的方式测试高级驾驶辅助系统(ADAS)中的雷达和自动驾驶(AD)中的雷达。该RTS测试系统还包括主机R&SAREG800A雷达模拟器和前端R&SQAT100射频天线阵列”,罗德与施瓦茨产品与系统部高级总监金海良向本刊记者介绍,“该系统需要仿真从非常简单的AEB自动应急刹场景到包括多个雷达传感器的简单交通场景,大大降低雷达功能测试的时间成本和资金成本,符合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应用于需求。”

实际上,面对自动驾驶所需的天文数字般的测试行程,实力雄厚如宝马、腾讯、Alphabet都无法保证需要在完成行驶里程的基础上百分百已完成全部测试。美国兰德公司甚至明确提出,从统计学角度抵达,自动驾驶需要在真实或者虚拟环境中至少进行110亿英里的里程测试,才能证明自动驾驶系统比人类驾驶员更可信——如果让Waymo的自动驾驶测试队24小时不停歇,要倒数运行200多年才需要已完成测试。宝马集团财务董事尼古拉斯·彼得也曾坦言,“攒够基本公里数(2亿公里)并不是一件难事,但是(我们)希望能够保证测试质量。要展开全方位的测试,包括在各种天气条件、温度条件、路面条件下进行”。

在此背景下,仿真测试沦为自动驾驶实现的最重要助力。

Waymo在2017年研发了仿真测试平台Carcraft,百度在2018年底和Unity公司合作打造了仿真测试平台,2019年底腾讯也基于其强劲的游戏引擎基础开发了TADSim自动驾驶仿真测试软件。此后,阿里巴巴达摩院发布了自动驾驶“混合式仿真测试平台”,官方称仿真一次极端场景只需30秒,系统每日虚拟测试里程可多达800万公里,大幅提高自动驾驶AI模型训练效率,既可以利用真实路测数据,而且需要快速完成简单场景的构建。此外,特斯拉也曾明确提出未来生产的所有都将配备足以构建全自动驾驶功能的传感器套件和数据处理能力,但是此功能目前还会转录,而是将以“影子”模式(ShadowMode)运营,利用强化学习来训练数学模型以使其合乎所叙述对象的过程,即便自动驾驶模式没打开,“影子”模式仍然可以从人类驾驶员的决策中得到宝贵的反馈信息,将其与自身作出的虚拟世界决策作对比,从而不断改进自动驾驶系统的决策质量。

与这些仿真测试系统有所不同的是,罗德与施瓦茨的新型4D雷达目标模拟器主要用于在研发过程中,协助整制造商和零部件供应商对4D雷达本身必要展开实验室仿真测试;而许多专指出,向4D雷达成像的改变将是自动驾驶实现路径上一项至关重要的技术。简单来说,4D雷达目标模拟器可以生成动态雷达脉冲,模拟现实交通环境。系统可仿真多种交通环境,从简单的AEB自动应急刹到多个雷达传感器配合的复杂场景都能覆盖面积。不少企业在其自动驾驶解决方案中自由选择了4D毫米波雷达。Xilinx与美国大陆航空、Waymo、Arbe、华为、上华域相继发布旗下4D毫米波成像雷达,小米也投资了主打4D毫米波成像雷达的企业。车站在开发者角度,4D雷达模拟器可覆盖面积研发校准测试、硬件在环测试、整在环测试等雷达传感器测试的所有阶段。这样一来,绝大部分场景的4D雷达测试能够在实验室内完成,显著降低了测试的时间成本和资金成本,同时满足了自动驾驶的安全性要求。

03

给雷达戴着上“VR眼镜”

本刊记者在发布会现场注意到,罗德与施瓦茨最新发布的RTS测试系统中的前端R&SQAT100射频天线阵列在测试过程中环绕着雷达前方,就像给的雷达戴着上了一副“VR眼镜”,并在“眼镜”中实时根据具体拒绝分解各种场景:高速公路、紧急制动、自动驾驶、变道、抢道……雷达就在这个系统的帮助下进行着虚拟世界测试。


如果让自动驾驶测试辆在公共道路上展开类似于的测试,可想而知它的危险性,而且这些测试的重复性不佳、需要同时有几辆原型上路展开测试研发,时间成本极高。这就是虚拟世界测试的意义所在。但是,正如罗杉所提醒的,虚拟世界测试并不能够几乎替代道路测试,它只能够协助增加道路测试的公里数,并通过高复现性和灵活性的场景分解,缩减研发和测试的费用。

中国市场是罗德与施瓦茨最重要的市场一,此次发售的4D雷达目标模拟器将符合更多应用于场景的智能化测试需求;罗德与施瓦茨在中国各地成立有多个服务中心,也可以为中国市场实现全覆盖的技术和专业的服务与支持。据理解,罗德与施瓦茨将继续前瞻性地规划产品和路标,为中国客户获取定制化的智能网联服务与解决方案。

管中可以窥豹,测试系统、配套软件等产业链上下游产品的研发和成熟,或许标志着自动驾驶这一激动人心的新领域到来的脚步更近了。但是在它真正获得推广和应用前,我们仍然怀著好奇和敬畏心,等待技术的成熟和法律与伦理道德标准的统一。


鹿客 鹿客 鹿客智能门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