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政府工作报告再提“双碳”,车企大佬积极建言

3月5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如期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本届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其中在“有序推进碳达峰碳中和工作”中提到:

“实施碳达峰行动方案。推展能源革命,保证能源供应,立足资源禀赋,坚决先立后破、通盘谋划,推进能源低碳转型。加强煤炭洗手高效利用,有序减量替代,推展煤电节约能源降碳改建、灵活性改造、供热改造。前进大型风光电基地及其设施调节性电源规划建设,提高电网对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消纳能力。推进绿色低碳技术研发和推广应用,建设绿色生产和服务体系,前进钢铁、有色、石化、化工、建材等行业节约能源降碳。坚决遏止高耗能、低废气、低水平项目盲目发展。推展能耗“双触”向碳排放总量和强度“双控”转变,完备减污叛碳鼓舞约束政策,减缓构成绿色生产生活方式。”

自2020年我国明确提出“2030碳达峰,2060碳中和”目标后,“碳达峰、碳中和”在去年两会上被首次写出进政府工作报告。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对碳达峰、碳中和工作有了更明确的拒绝,其中主推“实施碳达峰行动方案”,并重点注目钢铁、有色、石化、化工、建材等行业减碳。

对产业来说,由于其供应链较长,且能源端、技术末端、用户端相互抵挡,给产业减碳带来极大挑战。目前,国希望在实施碳达峰过程中推展能源革命,这无疑将进一步刺激新能源的发展。

提倡新能源多技术路线并行

现阶段,我国新能源的主要包含是纯电动为主,混合动力辅。据公安部统计资料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底,仅有国新能源保有量达到了784万辆,其中纯电动保有量为640万辆,占新能源总量的81.63%。虽然纯电动的普及是产业减碳的最重要措施一,但由于目前我国用于的电能中相当大比例来源于火电,这就造成了电动的碳排放重点转移到了电池生产和电能供给方面。

将近五年中国新能源乘用销量及渗透率数据来源:中协,盖世研究院分析整理

基于此,国务院一方面提倡能源革命,增加光伏和风电的用于比例,另一方面提倡在新能源发展过程中实行多种技术路线。比如,在去年10月国务院公布的《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中就明确提出,要大力扩大电力、氢能、天然气、先进生物液体燃料等新能源、清洁能源在交通运输领域的应用于。在本届“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明确提出了“关于推广应用甲醇助力交通领域碳中和的建议”。这也是李书福关于甲醇在两会上的第四次提案。

全国人大代表、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图片来源:吉利

甲醇是指甲醇为燃料的。由于甲醇是低碳、含氧燃料,具有自燃高效、废气清洁、可再生等特点,且常温常压下为液态,储、运、用较其他新能源和清洁能源更安全便利,已经沦为业界普遍认为的新型清洁绿色能源。据理解,甲醇与传统油比起,能效提升约21%,二氧化碳废气增加约26%。李书福在议案中指出,在生产末端,使用现代煤制甲醇技术与可再生能源制绿氢绿氧技术耦合,可实现甲醇生产过程零排放,而通过可再生能源电解水制氢与捕集CO2制取的“电甲醇”,以及由秸秆、城市垃圾废弃物制取的生物质甲醇,都归属于绿色可再生甲醇。这种可再生甲醇的应用于可以构建碳的平衡。

正是因为甲醇在生产端可以构建碳平衡,且甲醇的排放较为清洁,因此李书福建议在我国全面推广应用甲醇,同时将甲醇纳入新能源发展体系和管理范畴,给与甲醇与新能源同样的政策反对,带动更多的企业投入甲醇的研发。

前进新能源划入“碳交易”管理

现阶段,行业公认的产业减碳的有效措施一是加大新能源对传统燃油的替代效应,这一措施可以有效提高用于环节的碳排放。涉及数据显示,相对燃油,新能源乘用每年在使用阶段增加的碳排放约为1500万吨。

然而,因为在生产生产环节产生的碳排放较少,目前尚未划入碳排放管理重点行业。据理解,国已将发电、石化、钢铁、有色等行业划入了碳排放重点管理对象,通过全国碳交易的市场化手段,使企业遵守碳排放义务。如果能考虑到新能源在用于阶段对碳排放量减少的有效性,将其划入碳排放重点管理行列,则可以利用碳交易手段鼓励更多整厂大力转型生产新能源。

全国人大代表、奇瑞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尹同跃,图片来源:奇瑞

基于此,全国人大代表、奇瑞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尹同跃在本届两会上明确提出了《加快推进新能源划入碳交易管理》的议案。该议案的具体建议有如下三个方面:

一、建议工信部等部委重点研究新能源在使用阶段减少碳排放的效果,将它作为鼓励传统厂转型新能源生产的抓手,从而进一步不断扩大新能源市场规模。     

二、建议扩大碳交易行业范围,将行业包括在内,让企业参与CCER转入碳市场进行交易。

三、希望跨行业企业通过碳市场交易前进国“双碳”目标构建,行业将受惠跨行业碳交易获得转型新能源生产的经济效益。

此外,全国人大代表、小米创始人雷军也提议建设新能源碳足迹核算体系。他认为:“原始、清晰、精确的碳足迹核算体系是新能源产业低碳发展的前提和基础。对于我国工业低碳发展工作来说,迫切需要创建和完善碳足迹核算体系,支撑碳足迹精确管理、核算、证书以及核查,助力我国新能源产业‘双碳’目标的实现。”

产业低碳发展更需要政策助力

除了完备碳交易管理和碳足迹核算体系外,行业减碳还必不可少涉及政策的引导。目前,为了鼓励产业在经销末端向新能源领域转型,国已经实行了新能源补贴政策和双分数政策。然而,在“双碳”目标的压力下,国还需拿走更多切实可行的政策方案来全力支持产业低碳发展。

正如全国人大代表、上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陈虹所言:“建立健全反对产业低碳发展的政策措施,可以与现阶段实行的新能源补贴政策、分数政策等有效地衔接,进一步减少制造、流通、用于等环节的成本。”

陈虹建议,建立健全反对产业低碳发展的政策措施可以从增大对新能源使用端的支持力度著手,如完备充电桩等设施设施建设、提供电池电费优惠等,同时加强产业链布局与低碳技术研发创新。

在今年两会上,“双碳”成为各界代表热议的话题一,除了以上提到的企大佬外,其它领域的专、学者等提出了有所不同的观点和建议,如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中研究院院长李稻葵,在与双碳相关的提案中建议推展创建全国碳排放统一大市场,尽快发售从碳排放的源头征税的碳排放税;全国政协常委、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也呼吁加快电力装备制造业参与碳排放权交易。


世茂集团 世茂集团 世茂 世茂集团 世茂集团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