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搞换电、万里扬玩储能,自主零部件企业狂扩业务边界

近几年,自律企们正在可怕拓宽业务边界,例如比亚迪将农机纳入规划中、长城入市两轮市场、吉利“逆流”建手机等。

而在此同时,自律零部件企业们也没闲着。

打破自身原先业务边界

自律零部件企业们正不断拓宽业务边界。

一个明显的现象是,那些原本聚焦于传统领域的零部件企业正急速奔向新能源、智能化等热门赛道。

以万里扬为例,作为国内自主变速器龙头企业,近年来其正基于现有客户基础不断向新能源领域扩展。

据悉,面对新能源快速发展的大趋势,万里扬凭借此前多年累积的CVT产品自主研发能力、批量生产试验能力等,在乘用领域先后顺利研发基于CVT基础的DHT混动系统。最新消息表明,该系统已完成3个客户的样试驾、驾评、油耗和动力性能测试等工作,目前万里扬正在大力推动量产定点工作,与国内外其它厂也在大力展开项目接入。

与此同时,万里扬还与博世联合开发应用于纯电动的全球首款无级变速器产品(ECVT)。此外,根据型和特定场景,该公司还在构建更多技术路线的HEV、PHEV动力可调。

如果说万里扬以上布局尚可预料,那么让人很难想到的是,万里扬还把“手”伸向了储能领域。

万里扬能源已完成股权更改;图片来源:万里扬公告图片

就在3月第一天,万里扬公布的一份公告显示,浙江万里扬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全称“万里扬能源”)已完成股权、公司性质等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并获得了相应《营业执照》。

这意味著,于今年初公布的“万里扬并购万里扬能源51%股权”事宜落定,万里扬将因此开拓储能电站、电力市场现货交易等业务。

如同万里扬大跨度布局储能,云内动力在充电桩支付系统方面的布局同样出乎意料。

云内动力是一发动机研发生产企业。对于这样一企业来说,朝向国六转型自然是众多发展轨道。事实上,该公司正有序推展这一过程。今年1月,云内动力在投资者互动平台回应,目前公司生产的用发动机国六已经占80%以上。

而除此外,盖世了解到,云内动力早已通过充电桩缴纳系统与新能源市场创建了紧密联系。

资料表明,2017年3月,云内动力发布公告称之为,公司白鱼通过发售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铭特科技100%股份。据披露,铭特科技的主营业务为各类工业级卡支付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是国内具有较强竞争力的工业级卡缴纳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

值得注意的是,在去年底,云内动力在投资者互动平台回应,公司生产的充电桩缴纳系统在全国占有率已高达80%左右。

当然,不只是万里扬等一类传统自主零部件企业,原本就正处于新兴领域的企业们也并不符合于已有“地盘”。

可以看到,即便是动力电池龙头企业宁德时代,也在筹划新布局。

据报,时隔今年1月公布换电服务品牌EVOGO及“巧克力”换电解决方案后,宁德时代在2月底又公布了两大动作。

一是宁德时代子公司时代电服与福建省高速公路集团旗下高速能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备忘录。双方将正式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建设福建省高速换电网络,前进福建高速服务区及场站的换电站建设和运营,并适时拓展周边省份涉及业务。

电动重卡福宁干线样板运营首发;图片来源:宁德时代

二是宁德时代入股公司宁普时代与宁德市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签订战略投资协议,共同探寻换电重卡在商用全场景领域的应用。

很显然,宁德时代正多维度加速前进换电业务。

情绪下修筑新利润增长点

诸如以上的案例不在少数,而无论是宁德时代搞换电,还是万里扬玩游戏储能,亦或是其它涉及布局,虽在明确方向上有所差异,但却无不在守住优质赛道。

例如万里扬所重视的就是储能行业的火爆前景。行业周知,在政策的推展以及持续热火的新能源下游产业链的带动下,上游储能产业如今正在高速发展。也正因如此,蜂巢能源、欣旺达、亿纬锂能等国内动力电池企业扎堆进入该领域,而作为国内储能产业龙头的宁德时代则已因其在储能市场超高的市占率大为受益。

宁德时代布局换电也是同样的道理。在新能源市场快速扩张的背景下,换电模式凭借其在电池统一管理、梯次利用、可再生利用等领域的发展潜力进入大众视野,而在“后补贴时代”,市场又急需减少一整成本,于是换电模式所反对的电池出租等商业模式成为市场热点。换电也是当前国政策倡导的方向。

云内动力加入充电桩支付系统这一赛道自然也是基于对这一市场潜力的寄予厚望。如今,无论是政策还是企业层面都在大力推展电动充电基础设施,预计到2025年,充电桩数量将大幅增加。云内动力指出,未来随着充电桩的增加,其充电桩缴纳系统也将步入机遇。

当然,在如上幸福愿景背后也背后着众多企业的情绪。

众所周知,宁德时代如今牢牢占有国内动力电池市场的主要市场份额。据中国动力电池产业创意联盟数据,2021年全年我国动力电池装量总计154.5GWh,其中宁德时代全年装机量超80GWh,以52.1%市场占有率稳居全国第一。

另从业绩来看,据近日宁德时代披露2021年度业绩预告表明,其全年净利润预计超过140亿元-165亿元,同比增长150.75%-195.52%,据报这是宁德时代2018年上市以来最低的利润水平。

宁德时代2021年度业绩预告;图片来源:宁德时代公告截图

如此看起来,宁德时代似乎是“躺平”就行,但它为何还急于部署换电呢?

从原因来看,除不受市场前景、政策及自身优势这些因素影响外,还有众多重点是,在占有绝大部分市场份额后,宁德时代想要进一步不断扩大市场占有率并不更容易。

正如行业分析师张翔所说,宁德时代的产能受限,不可能满足那么多企的供应需求,那么企就不得不去找别的供应商,另外多达50%的市场份额让宁德时代话语权过大,这并非企乐意看到的。

事实上,目前已经有不少企在寻求除宁德时代外的电池供应商,而二线及以上电池企业在技术、生产能力方面也显然正奋起直追。在此情况下,宁德时代必须修筑新的利润增长点。

而风光如宁德时代都难能高枕无忧,其它企业的焦虑可想而知。

玩好or玩砸?皆有可能

在风云变幻的行业,焦虑要靠自身的行动来倾诉。涉及企业通过拓宽业务边界,在原先业务上再添新羽翼,无疑是好的尝试。当然,既然是新尝试,就既有玩游戏好的机会,也有玩游戏扔的可能。

事实上,宁德时代选择换电这条路子就面对这两种声音。

寄予厚望的一方指出,较好的市场前景,加宁德时代五成的市场占有率,以及行业领先的技术支持,宁德时代布局换电有较好的基础和优势,制成甚至作好的机会相当大。

而按照宁德时代所发布的信息,其换回电方案确实有一定优势。

据悉,宁德时代的换电方案,主要由“换电块、慢换回站、APP”三个产品组成。

其中“巧克力换回电块”使用了宁德时代CTP技术,单块电池可以提供200公里左右的续航,而且可以自由组合,灵活性匹配不同的续航市场需求。据称这种电池可限于于从A00级、B级到C级的乘用以及物流,可适配全球80%已经上市以及未来3年要上市的纯电平台开发的型。

而就快换车站而言,宁德时代标准站仅须要三个停位,站内可以贮存48块换回电块。有所不同版本的换电站可以适配不同地区的气候环境。更关键的是,单个电块的换电时间只必须约一分钟。

宁德时代换电站内可存储48个换电块;图片来源:宁德时代

宁德时代还设计了设施的APP。用户可以通过APP自由选择租给电块的数量,如果要长途出行,可以选择两块或者三块,平时下班则可选择一块。

不过在寄予厚望的声音外,亦少有业内人士表示,宁德时代在换电领域发展空间受限。

大都知道,电动上的动力电池包在规格、型号、接口、参数各不相同。由于没统一标准,目前单一换电站基本不能服务单一品牌,换电站的多型服务处于早期试点阶段。而宁德时代试图打破电池与型适配的壁垒。正如前文所说,“巧克力换回电块”可以兼容全球80%的纯电平台研发的型。

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宁德时代希望让各品牌型都能用“巧克力换电块”,这相当于获取了一个第三方标准方案。如果企想加入宁德时代的换回电站,需要沿用它制订的电池标准。

而如果宁德时代创建的标准落地,宁德时代对电动产业链的话语权不会得到提升,这似乎也是企所不愿接受的。从企的角度来说,为了掌控主动权,很少有企不愿开放换电接口,拒绝接受第三方制定的电池标准。由此来看,宁德时代在换电市场的发展或有限。

相对于宁德时代换电布局结局的不确认,云内动力在充电桩缴纳业务方面的发展似乎已接到了确认的反馈。正如前文所说,其占比已高达80%左右。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从云内动力整体营收来看,这部分业务占比还较小。涉及数据表明,该公司去年上半年营收中,内燃机行业占到比96.78%,电子行业占到比0.71%。由此来看,在新能源快速发展所可能带给的冲击下,云内动力有可能还要做更多的尝试。


未来品牌标志设计
推荐文章